“跨语际对话: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学面向”研讨会在京召开_过水漫游

surfairness

2019-07-19

天下有情人的歌词“跨语际对话: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文学面向”研讨会在京召开_天国嫁衣

下面,我来介绍一下今天与我们聊天的四位学者,他们是: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副主任、风云四号地面应用系统总指挥魏彩英,中国气象局气象探测中心副主任曹晓钟,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云降水物理与强风暴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孙继明,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科普作家、微博大V李汀,欢迎四位专家的到来。

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年满四十五周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可以被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

周克成

与会专家、作家研讨“每一个作家都独立存在,却又不曾置身于今日的生活之外。”吉狄马加谈到,在当下讨论跨语际对话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问题具有特殊意义。

世界上的哪一个区域发生了灾难,都不是局部的,而是全人类的灾难。如何发挥文学的作用,通过文学的跨语际对话来促进交流,通过文学走进人类的心灵,推动世界和平和人类共同进步,是我们所关心的问题。

在一个被资本、信息高度联结的世界,人类生存空间不断被挤压,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思想家、哲学家、作家也都在思考,怎么能在今天这样一个世界,为更加和谐、美好、人道的人类社会来做出一份贡献。“从文学、文化、精神层面的交流出发,真正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我们都有一份责任。”“我曾经在捷克书展上被问到:用一句话回答,文学是什么。

”宁肯想了很久,有了答案:文学对他而言,是一把椅子。

他觉得自己每天坐在椅子上写作,与世界保持的是一种平等,或者也可以是对峙的关系。

“不是站着的,俯视的、紧张的、批判的姿态,而应是思考的、观察的、想象的,这样一种坐着的姿态。

我对世界保持一定客观性,所以我和世界是平等的,无论世界怎样,个人的主体性应该存在。

世界再强大,你应该保证自己的独立性。

”同时,对峙不是对抗,对抗是像摔跤一样的纠缠,而对峙是无形的互不承认,是始终保持审视态度。

在他看来,文学作品是可以沟通的,且正是通过这样一种“我和世界”的关系构成一种最大范围的理解。

文学最重要的也是沟通,一个美国人可以通过一个中国作家的小说读到他自己,而不仅仅是了解了中国社会,那就是因为共鸣与共通抵达了心灵与情感。

所以,文学可以发挥作用,正是因为文学在心灵、情感上可以是一个共同体,有了这种共鸣,这个世界的联系才会更强。

我们消费了Netflix,就成了全球人?“在许多国际文学活动的开幕式中,文学被欣然赋予了跨越国界、凝聚人心的角色。

但实际情况是怎样的呢?在文学作品中,哪些边界是被跨越的,到底是什么把人心凝聚起来了?”德国作家马蒂亚斯波利蒂基谈到了他一直以来的思索。

他烦恼的是,今天真正的跨文化融合好像更多地发生在社交媒体Netflix上,发生在某些“有影响力的人”的帖子上,发生在视频网站上,人们消费这些东西,仿佛就此变成了全球人。

“我其实心急如焚地看着我们古老的文化社会在无情地解体。

”马蒂亚斯波利蒂基说到,他不相信只有一个世界,只有一种人类,不相信“一致”的世界文化。

他相信的是不同文化的并行共存,这正是世界的丰富之处。

“今天可能到了一个寻找差异性的时代。

”在徐则臣看来,共性固然需要,但中外作家交流变多以后,会发现全球化正在使这个世界变得平面、透明、趋同。

“这个时候,文学的价值是什么?”他认为,文学是一种分数,区别不在分子,而在分母。

除了看到相同的那部分,大家可能更愿意看到不同的那部分。

“文学情感的共同体既建立在共同上,也建立在差异上。这种差异不是稀奇古怪,不是非要刻意区别,而是根植在骨子里的,内部多民族的文化差异性,是民族文化与品格。”无招胜有招,记录与爱对抗流逝文学究竟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作家们到底能做些什么?“我相信,真正强大的文学可以帮助人类穿越欺骗和谎言,抵达旅程的目的地。”在保加利亚作家兹德拉夫科伊蒂莫娃心中,人类经历了重重灾难、战争、饥饿,是文学战胜了绝望,赋予诗人和作家以能力,塑造出最辉煌的形象和人物。文学是人类共同的心灵,是人类共同的记忆,是人类通向未来的道路。同时,文学也是一个民族最真实的面貌,揭示了人的思维方式、民族性格和民族特色。作为一个作家,她时刻准备着。作家的创作构成了展开对话的基石,最终目标是使地球成为每个人的自由家园。她渴望了解,愿意积极传播世界各地作家创作的优秀作品,用母语翻译推介到自己的国家,使之成为构建一个人类共同体持续努力的动力。今天,地球上生活着数百个民族,他们说着自己的语言,发展着自己的文化。也许,正如马蒂亚斯波利蒂基所说,面对全球化的文化产业,文学似乎显得越来越无力。然而,作家仍然可以葆有力量,把他所珍爱的一切,传递给世人,对抗时间的流逝。至少,在他的书中。